在这个充满 “买它” 诱惑的种草时代,无论是因为晦涩的购买力,还是对理性消费的追求,我们都急需一个 “拔草神器”。

来自于南京的阿耳戈斯科技(以下简称 “阿耳戈斯”)就专注于 “拔草” 这件事。这家企业基于区块链技术,搭建了第三方评价网络 “互信公信”,为用户提供了一个公开的投诉平台。该平台致力于促进买卖双方互信,消灭信息不对称,打破资源不平等,为消费者发声,更为消费者 “留声”,以促进建立公平有效的市场环境。目前,“互信公信” 主要应用在私立医疗机构的评价,如医美、私立医院等。

“现在太多网站都喜欢刷好评,很少有人今天讲坏的信息。我们希望呈现真实的差评。” 阿耳戈斯的创始人黄文佳说。为什么会反其道而行之,做差评呢?他解释道,其实现在社会中的消费纠纷发生频率非常高。“中国每年大约有 1.9 万亿次消费,假设万分之一的消费当中产生纠纷,实际上也有 1.9 亿次。” 黄文佳表示,尽管有 12315,但是他们也很难消化如此大体量的数据和投诉,解决率也较低。

这是一个大的需求,而且目前缺乏优质的解决方案,所以阿耳戈斯想做一些新的尝试。

“我们坚持用区块链技术,在确保数据不能被删除的情况下,再加入不同的技术来保证消费者和商家都有动力使用这个平台。” 黄文佳认为区块链不可被篡改的特点正好适用于评价体系的场景。

该公司用区块链实现来数据的存储和保护。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如大众点评等平台都是采用中央服务器的形式,这种情况下,可以修改数据和信息,滋生一些不正当的商业操作,评价的可信度也会受影响。而区块链可以解决信任的基础问题,不可篡改。“我们本身在中间只是一个信息交换,不做任何数据操作。” 他说。此外,阿耳戈斯在个人隐私方面也做了保护工作,所以消费者也不用担心在跟企业的沟通过程当中信息被第三方获取。

除了基于技术的说服力,互信公信在产品设计方面也有特点。据黄文佳介绍,该平台可以满足并连接消费者、商家以及律所三方,建成稳定的关系以及可行的商业模式。

首先,从消费者的角度看,平台主要可以应用于两个阶段:一是消费前,即消费者在多渠道上寻找消费目标时,可以来网站搜索一下品牌或者商家的评级。二是消费后发生纠纷时,消费者可在平台上记录纠纷相关信息以及解决诉求,然后平台会协助其与企业沟通。在调解不成功的情况下,平台会提供法律咨询服务的帮助,及推荐合适的律所,并且制定绿色的报价。

不过,法律诉讼的费用一般较高,在遇到一些较小额的纠纷时,消费者可能会认为综合考虑起来不合算。这时,他可以把投诉保留在平台上,平台一方面会也会通过自己的媒体渠道去帮助发声,另一方面如果平台上累计了这个企业多个类似案例,平台会自动给有相似纠纷的消费者发送提起诉讼的邀请,可以进行集体诉讼,这时大家分担的法律费用就会很低。“希望让大家在很低的成本上去维护自己的权益。” 黄文佳说。在这样的情况下,商家也会顾虑在处理纠纷时投入的诉讼精力,更愿意在早期与消费者商讨缓和处理。

然后,对于商家来说,有几个方面的好处:首先,出于形象的考虑,企业一般不愿意消费者现场闹事,更倾向于消费者通过文字或者电等不在现场的方式进行投诉。显然,互信公信平台可以满足企业的需求。

再者,从投诉分析的角度来说,很多商家对投诉避而不谈的原因之一是害怕碰到职业打假人诈骗谋取利益。而黄文佳表示,阿耳戈斯的技术团队中拥有一套数字司法鉴证系统,能够确保图片证据是真实的,即在底层可以识别图片是否有被加工过,可避免投诉者进行虚假投诉和做伪证,减少职业差评的情况。“这可以把大约 20% 左右的虚假投诉筛选掉了。其实,在我们平台上,企业接到的投诉会是非常清晰、结构化的,可帮助解决问题。” 他说。

此外,基于该平台,商家还可以低成本地与消费者建立信任。“现在的商业环境状态是互相怀疑的,企业想尽办法做广告,然而很多时候消费者其实并没有评估信用的体系。” 黄文佳透露,互信公信平台根据多维度的评级系统,把企业的诚信评级氛围不同的等级,表现良好的企业跟消费者的建立信任的成本就会很低。

最后,对于商家来说,该平台还有管理上的优势。一般来说,连锁企业等在管理下属分部时,很难得知加盟店的不良表现,形成了信息不通或者信息传递丢失。为了解决此类问题,互信公信会给企业的决策总部提供了一个方案,第一步先把虚假信息筛选掉,然后通过自然语义处理的方式对数据进行标签分类,再把内容分析定期以报告的形式输出给企业,如经常被投诉的地方、竞品的弱点、整个行业的问题等等。

对于律所而言,带来的好处主要有两方面:一是降低沟通成本。律所和客户的早期沟通成本非常高,因为客户可能很多事情讲不清楚,而平台输出的是结构化文档。二是降低获客成本,平台累积的天然客户可以直接转化为律所的顾客。

“你在其他平台上看到 9000 条好评,300 条差评,这时你其实无法判断这家店的品质。而我们平台上只有 300 条真实的差评,都是可用的信息。这就是我们显著的特色模式。” 黄文佳总结性地说道。

据悉,目前,互信公信平台大概运营了两个月左右,活跃用户约两千名左右。黄文佳透露,希望一年之内能够做到百万的用户级别。此外,盈利模式方面,该公司分为:短期的盈利模式,即抽取诉讼的服务费,长期的模式即向企业收费为主,如标普一样。